推进超低排放改造 促进钢铁工业绿色发展

2019年07月16日

      2019(第十届)中国钢铁节能减排论坛上,何文波指出——推进超低排放改造促进钢铁工业绿色发展 不仅关心钢铁产能是否过剩,还要关心清洁产能是否足够社会激励机制一定要导向环保水平先进企业

       打赢蓝天保卫战,谁是英雄?

     “超低排放是钢铁行业绿色发展的一个新起点。超低排放升级改造将带来投资规模、研发创新、钢铁制造全系统全过程全产业链的绿色发展革命!这必然要求和促进我们进一步创新技术、提升管理水平,也必将引领钢铁传统制造业的革命性变革。”713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何文波在2019(第十届)中国钢铁节能减排论坛上表示,“社会的激励机制一定要导向那些环保水平先进的企业。”

      绿色发展,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和生产方式,是党的报告的明确要求。“我们必须牢固坚持绿色发展理念,使之成为破解中国钢铁业前进过程中所遇困境和难题的发展指引,成为中国钢铁业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动力。”何文波指出。

      何文波介绍,“十三五”以来,中国钢铁行业始终深入贯彻落实绿色发展理念,加快创建用地集约化、生产洁净化、废物资源化、能源低碳化等特点的绿色工厂,通过一系列的技术措施,加强内部管理,不断提升节能环保水平,保证了节能减排指标的持续改善,钢铁企业的环境绩效水平明显提升。一大批花园式工厂、清洁生产环境友好型工厂相继涌现,促进了钢厂与城市融合发展,为建设美丽中国和谐社会做出了积极贡献。

      为全面落实生态文明思想要求,助力打赢“蓝天保卫战”,今年四月国家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意见》不仅对末端治理后的超低排放指标提出了明确要求,而且加强了全过程、全系统、全产业链的污染治理要求。《意见》中的有关要求代表了当今时代全球钢铁业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排放指标和要求。”何文波表示,“但是目前在具体实施中还存在不少技术难题。如烟气脱硫、脱硝、除尘技术能否长期稳定达到超低排放标准尚需时间验证;高炉煤气精脱硫等技术仍需要创新突破,这些都需要行业内外共同协作、联合攻关。”

     他同时表示,钢铁企业绿色低碳发展事关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但钢铁协会在调研过程中,也听到很多企业的诉求和反映:治理新技术的创新和应用颇具难度和风险、改造投资巨大、运行费用高昂。

     “但从长远看,从高质量发展全局出发,超低排放改造的实施贯彻对促进钢铁行业绿色发展有利,更对打赢蓝天保护战有利。因此钢铁行业在推进超低排放升级改造,践行绿色发展中必须要有责任、有担当。”何文波进一步表示,“钢铁协会也将在推进过程中,及时反映钢铁行业企业的新情况、新问题、新诉求,为行业提供服务,同时也呼吁各级政府,对实施超低排放改造的企业给予更多的激励,并实施更加有效的‘差别化的管控’。”

      他认为,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一定要明确责任主体、做好责任分解、落实和评价,要保证资金投入,严把工程质量,加强运行管理,关注新技术、新工艺的应用与完善。开展全系统诊断及优化,结合企业实际情况制定超低排放提升改造计划,稳中求进,高质量实施超低排放改造。

      “致力于中国钢铁行业的健康发展和持续繁荣是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始终坚持的使命。”何文波强调,“我们高度关注四件事:市场和技术、流程和布局。在技术领域,绿色发展和智能制造已经成为钢铁业面向未来发展的两大主题,在发展中保护和改善环境,钢铁业任务艰巨,同时,也大有作为。但是,这是一个高度复杂的、具有极强挑战性的跨行业、跨领域、系统性、社会性的长期课题,是一个涉及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战略任务。”

      何文波对今年以来,随着需求的增长,钢铁产量也同步以较大幅度增加,成为业内外以至国内外经常讨论的较为负面的话题,影响公众认知和公共政策的制定,分享了他的两个观点。

      第一,钢铁产量的高低本质上不是由钢铁生产方来决定的,而是由市场需求来决定的。

     “今年前五个月,中国钢铁行业粗钢生产增加了10.2%,引起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钢铁业自身也显得很紧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钢铁企业为了满足国民经济体系生产建设需求而增加生产变成了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何文波说。

       统计数据表明,前五个月钢铁增产了3744万吨,增量的98%都用于满足国内钢铁消费需求,其中2/3是满足建设领域的需求增量。当前的现实是,基本建设的持续投入带来了钢铁需求的持续增长,而中国钢铁业满足了国民经济发展中生产建设对钢铁材料的供给要求。换句话说,如果没有钢铁产量的高增长,目前的基本建设规模是无法实现的,除非大量增加钢材进口。从这个意义上看,到目前为止,中国钢铁业在国民经济体系中的整体表现是无可厚非的。“14亿人口的大国,一个粮食,一个钢铁,不能因为保障度高了,就像空气一样看不见了。”何文波表示。

    “问题不是没有的,但我关注的不是生产总量增加的数量和比例,而是增产的结构。”他进一步表示。

     他指出,事实上,今年前五个月钢铁产量的增量有一个显著的现象应引起关注:今年前五个月的钢铁生产增速为10.2%,但占全国钢铁生产总量近80%的钢协会员企业的增幅为6.2%,而非会员企业的增幅为23%,这些企业的生产增量占了总增量的54%。这部分增长的清洁程度是值得调查的。这涉及到了政府的公正监管和行业如何自律的课题。

    “我们关心的不仅是产能是否过剩,当前更要关心清洁产能是否足够?”何文波强调,在钢铁需求一定的情况下,让实现了超低排放标准的生产企业充分发挥,同时限制排放较高的产能才是降低环境影响的正确做法。

     第二,产能利用率高低是经济问题,而实际排放水平高低才是环境和生态问题。

     何文波指出,从当期来看,产能多了可以停下来,停下来就没有排放了。而只要有需求就必须生产,需求多少就要生产多少,但谁在生产,就不仅仅是市场能够解决的问题,与政府的公正监管直接相关。社会的激励机制一定要导向那些环保水平先进的企业。

      “从长期来看,相信市场的力量一定会解决产能与需求的匹配问题,也就是所谓产能过剩问题,多余的产能终究会被市场所淘汰。”何文波认为,“问题是,剩下的是什么。一定是那些产品质量好、环保水平高的企业吗?”

      他表示,推行超低排放是钢铁产业绿色发展的必要举措,局部地区的阶段性限产也是当前发展阶段不得已的保护性措施。在不得已限产过程中,对不同环保水平的企业实施“差别化管理”是至关重要的,监管机制一定要鼓励创新者,保护先进生产力。

     “钢铁业是蓝天保卫战的主战场。”何文波进一步表示,“打赢蓝天保卫战,战斗英雄是谁?下令限产很容易,早晨起来就可以做得到。但清洁生产要投入,要创造,要坚持不懈,甚至要忍辱负重,社会上下未必都理解。”

      他指出,一些环保投入较大的钢铁企业反映,为了实现超低排放,他们的环保运行成本已经达到了每吨260元到270元的水平,按照这个水平计算,全国一年生产9亿吨到10亿吨所支付的环保成本是可能会接近中国西部一个省的GDP。

      “我们认为,那些为实现绿色生产、超低排放而持续投入,不断创造、积极开发和运用环保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的工程师、科学家和企业家应该得到社会的广泛尊重,他们不惜承担巨大风险,他们的勇气令人敬佩,他们的付出应该得到应有的回报。”何文波说,“他们冲在蓝天保卫战的第一线,他们不断取得新的战果,他们才是真正的战斗英雄。全社会在享受钢铁创造的社会财富的同时,应该感谢他们的付出和贡献。”

       最后,何文波表示,中国钢铁工业伴随新中国70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中国最具全球竞争力的产业。钢铁产业在迎来高质量转型发展重要机遇的同时,也面临更加严苛的环境挑战。钢协愿意陪伴大家共同迎接新的挑战,共同迎接美好的未来,新时代、新钢铁,钢铁让生活更美好,我们对钢铁业的前景充满信心。

来源:山东聚福源环保设备三分时时彩
山东聚福源环保设备三分时时彩
王晓东
经营模式 :
生产厂家
所在地区 :
山东省 潍坊市 诸城市 龙都街道土墙工业园横三路南侧
产品名
价格
秒速赛车登陆 99棋牌 江苏快三跨度走势图 千禧彩票手机app下载 欢乐生肖 北京快乐8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 qq分分彩 内蒙古快3 极速快乐8